问题库

中华文明的核心是什么?是什么支撑中华文明传承了几千年?

席梦思上树懒
2021/6/11 21:10:34
中华文明的核心是什么?是什么支撑中华文明传承了几千年?
最佳答案:

仁义礼智信是中华传承几千年的精神文明的核心内容

视觉动物们

2021/6/21 22:08:10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蒙妮坦

    2021/6/14 1:39:43

    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中华的延续,靠的是数千年来对汉字和华夏文化的认同。

    中国人向来不追求一时的决胜,中国人喜欢“论持久战”,喜欢比拼历史的耐心,汉高祖白登之围的时候,唐太宗渭水之盟的时候,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时候,抗战太原会战失败的时候,90年代台海危机的时候,形势都是很危险的,但中国人不追求一时的决战决胜,而是希望能够一步一步积累优势,最终“攻守之势异也”。

    基辛格在《论中国》一书中还曾写过:“(历史上)中国不仅在人口和疆土上远远超过欧洲诸国,而且直到产业革命前,仍远比它们富饶。一套运河体系把江河湖泊与人口中心连接起来。数百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上生产率最高的经济体和人口最密集的贸易地区。由于中国基本上自给自足,其他地区对它的辽阔和富饶只有粗浅的了解。过去的2 000年里,有1 800年中国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都要超过任何一个欧洲国家。直至1820年,中国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仍大于30%,超过了西欧、东欧和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值......”

    所以,连美国人基辛格都知道,近200年,只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短暂的意外,不是常情,那么,如果中国真能回到属于她的位置,并不意外。这位95岁的老头对此有着深刻的认识——自古以来,西方国家的建立,总有一个开端,但中国似乎没有这个概念,在他们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他们随时都是一个起点,每当他们建立起大一统盛世的时候,总是不认为这是创造,而是复兴,是回到巅峰,似乎那个巅峰的中国,早在黄帝之前就存在一样。

    中国人有一种迷之自信,总觉得自己本就该在那个位置,目前的情况只是因为一些意外,当意外过去,他们慢慢积累,终究会回到那个位置。其实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最大冲突。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点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观点:“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意思是——中国从来不是一个民族国家,中国人之所以自认为是中国人,不是因为民族身份的认同,而是因为近2000年文明成果的认同,当代人稍微用心,就能分辨出秦朝简牍上的文字,再仔细点,甚至能够读出青铜器上的铭文,我们的文字、语法,思维逻辑,其实并没有变,我们是一个早熟的世界。所以,我们的价值观,和西方民族国家,是有本质区别的。

    中国的军事战略、政治文化,其实是一以贯之的,基辛格就曾提到毛泽东在60年代对印度的那次次军事决策,我们在军事上大获全胜之后迅速撤出,放弃了之前控制的土地,放回了俘虏,只是占领了战略制高点。因为毛泽东说:“印度不是我们的敌人,敲打一下,让他们回到谈判桌上。”这在基辛格看来,这是“攻心为上”,这是在用千年前的战略思维解决现代国家的争端,这在西方人眼中非常不可思议。

    所以,我们潜意识里有很多坚韧、甚至是“顽固”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们不可能真正被影响和同化,让西方世界也不可能真正接纳我们。所以,在中国传播科学和理性,大家都能接受。但如果有人试图在中国推销价值观和宗教信仰,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你说来说去,什么仁爱、什么善良,都是很多人的农民祖先挂在嘴巴上的常识,没有什么新鲜感。你要说平等,说人权,一千多年前的草民们就会大喝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连共产主义,都能找到“天下大同”的根源!

    美国是个幸运的国家,要不是法国人帮他们打败了英国佬,要不是占着北美洲的天选之地,四周皆弱鸡,就凭一群红脖子扬基佬,他们哪来的大美利坚。
    中国才是个不幸运的国家,我们幅员辽阔,但可耕地少,西部多山地,南部多丘陵,我们的祖先真是开天辟地、筚路蓝缕、和内外之敌浴血奋战,才有这么一点尺寸之地,可以养活这14亿人口。
    我们危机感太重了,压力太大了,不敢放松警惕,国歌里那句话一直没有改:“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我们生在东亚怪物房,周围都是磨牙吮血的野兽,从古至今,我们和多少南下的游牧民族厮杀争夺?我们的祖先一路向东向南,向西向北,深入多少不毛之地,和多少强悍的敌人战斗,才能守护我们的财富、土地和文明?
    我们强盛的时候,祖先们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西迈流沙,立碑碎叶;北越戈壁,封狼居胥;南下瓯越,礼乐昭通。在最强盛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几乎从未恃强凌弱,当过野蛮的强盗,我们的祖先反而把文学、礼乐、技术、工匠送了出去,让文明之火传遍东亚。我们有着如此艰难的过去,但我们却从不自私。我们不信神,不奉教,但却能宽容各种信仰和思潮。
    近代我们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一下子从先进文明沦为落后文明,被欺凌掠夺百年之久,但我们的英烈们百折不挠,用鲜血和生命,为本民族趟出了一条独立自强之路。在最黑暗的时刻,我们先辈的理想主义光辉足以烛照天地,他们成功了。不但让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还给全世界被压迫的民族指出了一条解放之路。谁也没有想到,“英特纳雄耐尔”的光辉,会在我们这边持续得更久,更有生命力。
    然而我们身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成长在怪物房内,却并没有养育出极端病态的国民性,这是最值得我们自豪的地方。我们经历了那么多血腥的战争,和那么多可怕的敌人作战,却没有养育出极端民族主义的恶之花,而是织造了“世界人民大团结”的未来之梦。
    有人大放厥词说:“我们不尚武,不善战”。我只能说,我们确实不好战,我们早熟的文明,导致我们更倾向于用秩序和道德来管理世界,“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唐太宗那么强的武功,但却最喜欢说:“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怀柔,不光是一种政策,也是我们民族血液里的温和大度。
    但也不要忘了我们骨子里的刚烈,秦人说:“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楚人说:“楚虽三户,亡秦必楚。”都说我国有个大“内斗省”,其实一般情况下,我们也是个大“内斗国”。国家太大了,出省就好比出国,各地的人们都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没有谁服谁。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会从一盘散沙迅速汇聚成血肉的长城,三千年来,屡试不爽。如果还有谁不服,大可以来试一试。

相关问题